图片 24

一江一船

渡轮迎来从大学城过江的学生们,是南亭一带仅剩的一艘渡船

46岁的关师傅在此做摆渡人已经有30余年。他所驾驶的渡船,是南亭一带仅剩的一艘渡船。一声短笛后,柴油机的轰鸣叫醒了江面,渡船缓缓离岸。首班的乘客不多,只有六七人,多是到对岸市头村的天光墟进货买菜的摊贩,船票1元一人。渡船清晨的通航时间早于地铁,还能运载三轮车,所以是很多乘客清晨出行首选。渡船每15分钟往返一趟,踏板靠岸,乘客快速地上下,虽谈不上繁华,但也有几分热闹。

“现在一年下来,扣除人工费、油费和承包费等等,纯利润只有四五万元,这些收入还不如聘来的两位驾驶师傅的年工资多。”关师傅苦笑。

统筹:秦文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

图片 2

江中行驶的渡轮。

清晨5时,阴雨的广州天蒙蒙亮,珠江面上,浮标的绿光在薄雾中若隐若现。番禺区南亭渡口,摆渡人关泽辉坐进了驾驶室,准备迎接当天的第一班乘客。

图片 3

如今,随着交通的日趋发达,渡轮越来越少。

广州城水网密布,渡船曾一时兴旺。

上世纪90年代的关师傅和他的渡船。

渡船每15分钟往返一趟,踏板靠岸,乘客快速地上下,虽谈不上繁忙,但也有几分热闹。

关师傅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渡口收入一年达30万至40万元,而且多个船家竞相投标,几年前收入是20万元。“现在一年下来,扣除人工费,油费和承包费等等,纯利润只有四五万,这些收入还不如聘来的两位驾驶师傅的年工资多。”关师傅说道。

图片 4

正在驾驶渡轮的关师傅,抬头留意着屏幕上的水文情况。

图片 5

搭乘早班渡轮的人大多为了前往对岸的市头肉菜市场,不是买菜就是卖菜,因此每天的第一笔交易很可能就发生在渡口候船期间。

自己改变虽然难,但几位摆渡人的孩子基本都过上了与之不同的生活。

凤凰渡口上的乘客正在候船,远处连接两岸的新造珠江特大桥早已建成。

图片 6

清晨5时半,关师傅开着船,将第一批乘客送到对岸。

摇曳的江水浸透了南亭渡口摆渡人的半生,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图片 7

事实上,渡船如今的客流量早已不可与繁荣时期相比。

关师傅的儿子在读初中,但不像十几岁时的他一样,总在船上玩。“他们这一代,生活很丰富,有手机,有网络。”他说。关师傅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学开船,他希望儿子能上大学,将来找一份更体面的岸上工作。

彭师傅的父辈们大都一辈子在船上。风帆船、木船、机械船,彭师傅都开过。

图片 8

凤凰渡口上候船的乘客,远处的新造珠江特大桥连接两岸,早于2003年已建成。

原标题:一江一船 一生“摆渡人”

大约十五分钟后,渡轮抵达对岸的凤凰渡口,路灯仍然亮着,岸上有零星早起晨运的人。

摇曳的江水浸透了南亭渡口三位师傅的半生,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他们口中不时会提起“上街”,即离开渡船,上岸工作生活。在他们眼中,“上街”似乎会让自己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一切都要重新适应。而对于已年近五旬的他来说,改变习惯并非易事。

这里是广州番禺南亭渡口,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南亭渡口每天的第一趟摆渡在早上5点30分发出。

责任编辑:

对于一些乘客来说,渡船清晨的通航时间早于地铁,还能运载三轮车,所以是清晨出行首选。“渡船要更加方便。”

图:南方日报记者 罗斌豪 董天健

每日清晨5点,关师傅就坐进驾驶室,准备迎接当天的第一班乘客。

傍晚,渡轮迎来从大学城过江的学生们。

图文:罗斌豪 董天健 金祖臻 实习生 王瑜玲
校对:洪 江

文:南方日报记者 金祖臻 实习生 王瑜玲

江中行驶的渡轮。

图片 12

从南岸市场而来的肉菜,主要供往大学城岛上的大小餐馆。

广州城水网密布,渡船曾一时兴旺。在二三十年前,这曾是沿水而居的广州人穿梭河道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据记载,上世纪80年代末,仅在番禺就有渡口152个,渡船370艘。如今,随着桥梁架设、地铁开通,交通方式选择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乘坐渡船的人越来越少,不少渡口也因此停摆。在大学城一带,随着早年南沙港快线的通车、地铁7号线的开通以及连接大学城和新造镇的金光东海底隧道的正式开工,南亭渡口的乘客可谓寥寥。“现在要去对岸,基本都是坐公交车,或者地铁,更方便,很少坐渡船了。”南亭村一位60岁的村民告诉记者。

渡船曾一时兴旺 现在每班乘客占不满半条船

关师傅是南亭渡口渡船的承包人,多年前,他从父亲手里接过了摆渡的工作。如今,关父已是耄耋之年,平时就坐在渡口旁的榕树下看儿子摆渡。关师傅除了自己开船,还聘请了两位有经验的师傅一同负责摆渡。

图片 13

图片 14

“这一行是我唯一熟悉的”

渡船连接着南亭、市头两个村。

关师傅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渡口收入一年达30万至40万元,而且多个船家竞相投标,几年前收入是20万元。

图片 15

图片 16

车头挂满从市场采购的肉菜。

责任编辑: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关师傅将江上发现的一艘破船拖曳到岸边。

而他们的子女,则都选择“上岸”。

一艘渡船蹒跚驶向烟雨蒙蒙的珠江对岸。

在二三十年前,这曾是沿水而居的广州人穿梭河道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如今,随着桥梁架设、地铁开通,乘坐渡船的人越来越少,不少渡口也因此停摆。

图片 20

空车子去,满载而归,对于每天要到对岸市场采购的人来说,渡轮仍是他们的首选。

彭师傅的孩子不愿意从事与船舶有关的工作。他一方面觉得有些许遗憾,一方面也为子女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而感到欣慰。

“年轻人嘛,有他们的世界了。”他说。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他们成了这里最后的摆渡人。

根据1995年《番禺县志》的记载,上世纪80年代末,仅在番禺就有渡口152个,渡船370艘。这其中,有7个渡口日均客流量超过1000人次,洛溪渡口、南浦渡口、北斗渡口三个大渡口超过3000人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