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谕台湾,人物简介

刘国轩悄悄问过施琅,郑克塽为郑经的次子,这三件契约都立于康熙四十九年

三藩平定后,康熙派大将施琅攻取澎湖,收复台湾。-六八三年六月,施琅一举击溃郑成功之孙郑克爽的军队,迫使郑克爽逃归台湾。郑克爽手下主持军政要务的刘国轩,是一个民族感十分强烈的人,他不愿降清,更不甘心让荷兰红毛夷人,夺走宝岛台湾。眼见得走投无路了,他两眼一闭,纵身跳进了汪洋大海。刘国轩在水中漂来漂去的,不一会儿就失去了知觉。等他醒来时,发现有一只巨大的龙爪,在拖着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就把他拖到了一个小岛上。龙爪忽然不见了,岛上徐徐走过来一个年轻英俊的高个子旗人,他和颜悦色地说:“刘国轩,你是一代英杰,有识之士,应知审时度势,善计保全。岂不晓,满汉本为一家,皆为炎黄子孙,台湾若不回归,必为荷夷所掠,尔等岂非成了千古罪人?”刘国轩听了,心里十分感动,刚要问,“你是什么人?”就见那人微微一笑说:“刘国轩,你如能劝主归降,我保你位列公伯之尊,台湾一应官兵百姓,皆将从优叙录,加恩安插,决不食言!”说完,从身上摘下一个翡翠扳指来,放在他手里说:“刘国轩,好自思之,坐上这只扳指回去吧!”刘国轩刚一接过翡翠扳指,那人就不见了,只见空中云雾缭绕,似乎有一条金龙,腾空而去,还不时回首顾盼,很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这时,刘国轩手中的扳指忽然化作了一只翡翠小船,载着他飘洋过海,回到了台湾。刘国轩的脚刚踏上台湾的第一块岩石时,那翡翠船就变成了一块碧绿的礁石,再也不动了。经过这一场死里逃生的遭遇,刘国轩决心听从在岛上所遇见那位青年的劝告,不再与自己在大陆的同胞对阵厮杀,团结一心,共抗荷夷。他终于说服了郑克爽,遣使与施琅求和,表示了愿意归降大清的诚意。台湾终于回归了祖国,在入京见驾时,刘国轩发现,坐在金銮宝殿上的康熙皇爷,原来就是自己在岛上见到的年轻人。这时,康熙也好象认出了他,笑着说道:“卿家可是刘国轩吗了朕似在梦中与你相见过。醒来就丢失了一只翡翠扳指。你为台湾归降大清,立了大功,朕封你为上三旗汉军伯,郑克爽为正黄旗汉军公,永佐朝纲!”康熙帝说完,设宴款待郑氏文武官吏,善加抚慰。刘国轩悄悄问过施琅,知道皇上从来没有去过澎湖,台湾水域,才知道他是一片精魂,日夜牵念台湾之事,这才梦游南海,说服自己诏渝台湾回归,不由地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如今,台湾海峡,依然布满了碧绿的礁石,就是康熙大帝的翡翠扳指!雪白的浪花敲打在碧绿的礁石上,依然悄悄吟咏着康熙梦谕台湾回归的故事。

郑克爽

郑克塽(1670年8月13日—1707年9月22日
),幼名秦,人称秦舍,字实弘,号晦堂,郑经次子,郑成功之孙。1681年郑经及陈永华相继去世,重臣冯锡范联合郑经从弟等人发动政变,刺杀监国郑克臧得逞,立年仅十二岁的郑克塽为延平郡王。[2-3]
1683年,清朝水师提督施琅于澎湖海战大破郑军舰队,攻占澎湖,郑军主将刘国轩逃回台湾。冯锡范遂劝说郑克塽降清。七月初五,冯锡范命郑德潇写降表。七月十五,冯锡范将郑克塽送交施琅。八月十三,施琅进入台湾受降。随后郑克塽前往京师,隶属汉军正红旗,

郑成功拒不降清,可子孙不仅降了,日子过得也不咋样。


1人物生平

必发娱乐官方网站 ,最近,一份落款为“正黄旗汉军公胞弟郑克圻”画押并加盖“佐领郑府”印章的三件卖地契约被人发现。经专家查证研读,确认此系民族英雄郑成功嫡孙郑克圻在厦所立。

·上一篇文章:朱元璋治嘴巴·下一篇文章:秋猎教子

少年时期

康熙九年,郑克塽于东宁承天府出生,其生母为延平王郑经的后宫夫人黄氏,郑克塽的嫡母为早已于康熙五年逝世的郑经嫡妃唐氏。郑克塽为郑经的次子,郑克臧为其同父异母的兄弟。

康熙十三年,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已经起兵反清,耿精忠遣人入台请求郑军入闽作为援助。郑经西征清朝福建的时候,册立嫡长子郑克臧为延平王世子,授予监国的职务、掌理明郑王朝国政。并将陈永华之女陈氏许配给了世子郑克臧,而冯锡范之女冯氏则许配给了郑克塽。

康熙十九年,郑经西征内地的时候被清军主帅康亲王杰书击败,无功而返。
而就在郑军入闽的时候,监国郑克臧的岳父、东宁总制陈永华奉命留守台湾,兼管这里的兵马和守卫情况,颇有人望,郑军撤回台湾后,郑克塽的岳父冯锡范嫉恨陈永华,想要谋取他的兵权,郑经大将刘国轩与冯锡范的态度暧昧。冯锡范设计而对陈永华说:“在西征上我没有立下功劳,回来后仍占据国家大位,觉得不妥,所以我将辞去职务,在家静养以渡余年。”这话深深让陈永华感动,既然最令人头痛的一介武夫冯锡范都懂得要刺位,自己也应辞职,即向郑经提出解除兵权的辞呈。郑经不想批,但冯锡范却大加赞同并说道:“永华勤劳数载,形神已焦。今欲乞休静摄,情出于真,宜俯从之。”

康熙十九年三月,郑经批准,并将陈永华所管辖全国最骁壮的部队勇卫军交由刘国轩;冯锡范仍然任职侍卫,并不辞职。
五月,陈永华被解除职务,并辞去东宁总制之职,不久忧郁而死,
陈永华的逝世标志着郑克臧势力大减。

这三件契约都立于康熙四十九年,契文提到的两次焚毁,第一次是康熙癸卯年,这说明在此之前郑家地产就已被没收充公发配百姓。自郑成功明隆武二年举旗抗清,明永历十六年驱荷复台,到其子郑经趁三藩之乱预谋自立乾坤,再到施琅攻台,其孙郑克爽力屈而降,召入京城封官加爵,及至“奉旨清还”祖上遗产,历经60余年,这期间清廷对郑氏祖孙三代的恩怨是非、政治策略,从中可窥见一斑。

夺得王位

康熙二十年正月二十八日,郑克塽的父亲郑经病逝,他的诸位兄弟为争夺王位大打出手。当时世子为郑克塽的长兄郑克臧,郑克臧是陈永华的女婿,已经成年,担任监国很多年了,各方面的评价都不错。冯锡范想要让年仅十二岁的郑克塽取代郑克臧,并且派人同郑氏宗亲郑聪、将领刘国轩商议。刘国轩本非奸邪之徒,但冯锡范之父冯澄世对刘国轩有提拔之恩,刘国轩曾拜冯澄世为义父,这层密切关系使刘国轩失去正义,也遗忘托孤使命,促使冯锡范后来的弑君。

并且他们向太妃董氏进“郑克臧非郑氏骨肉,而是李氏之子”等谗言,共同策划、发动东宁之变。不久,冯锡范与郑经的诸子以郑克臧非嫡出之由,将其缢杀。郑克塽承袭了延平王的爵位。政变后,郑克塽被拥立为新王。继位后,郑克塽先是晋封宗室与政变的功臣,分别赐予公、侯、伯等爵位;随后又追赐祖辈郑成功夫妇以及父辈郑经夫妇谥号。

郑克塽被拥立后后,冯锡范自以拥立有功,表封为忠诚伯,仍管侍卫,兼参赞军机。
弑君的郑聪为辅政公,然而资才庸懦,事少决断,惟冯锡范是听;郑明、郑智为左右武骧将军。又将“克臧螟蛉难嗣大位”的文书通告四方,民心、军心尽丧。

同年七月,清朝内阁大学士李光地向康熙帝上奏说:“郑经死后,郑克塽年幼,诸将不能协同作战,郑克塽不能驭下,兵民离心,如果此时派出大军征讨台湾必能攻克,机不可失啊。”康熙帝听后当即表示同意李光地的建议并且准备攻台。

而此时,郑克塽统治下的台湾在经济上、军事上也远非昔日可比。经济上,台湾已连续三年发生自然水旱灾害,粮食歉收,米价飞涨。多年战争的消耗,也使台湾府库空虚,财政拮据。为筹集粮饷,扩充军队,抵御清军的进攻,郑氏集团加强了对台湾各族人民的压榨和勒索,岛内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空前激化,各种形式的反抗斗争时有发生。军事上,郑军在大陆沿海地区的作战中损失惨重,最后仅剩千余人逃回台湾。此时台湾、澎湖两地的郑军尚有5万余人,大小战船200
艘左右,但军心涣散,士气低落,不断有郑军官兵驾船投奔大陆,向清政府投诚。

根据档案记载,郑克圻所卖“厦门福山社神前街横街巷”和“厦门福山社新路头横街仔”两处地基,从康熙四十九年至1933年的220多年时间里共转手19次,坐落地名也几经演变。值得一提的是,郑成功当年据厦抗清,经营有金木水火土五大商行,整个厦门岛都是他的势力范围,但私产均手续齐全,公私分明,迄今仍有据可查,令人佩服!

兵败降清

康熙二十一年十一月,清朝福建水师提督施琅提请专征权,进剿台湾。福建总督姚启圣仍然主张招抚。

康熙二十二年,台湾向清政府请求照琉球、朝鲜例,只称臣进贡,不剃发登岸,这一请求遭到了清朝的反对。
清郑双方爆发澎湖海战,大清水师提督施琅大败刘国轩及董腾等人,取得澎湖安抚司;刘国轩随后逃回东宁。战败后,东宁朝廷开始商讨接下去的对策,主要分为“再战派”与“主和派”。

再战派以中书舍人郑得潇、建威镇黄良骥、水师镇萧武、中提督中镇洪拱柱等人为中心,向克塽以及冯锡范力主征伐吕宋、永保明郑国祚;然而,原本听从再战派的冯锡范却听信刘国轩的主和言论,最终选择投降清朝,而年幼无权的郑克塽也跟他一起投降了。
七月初五,冯锡范命郑德潇写降表。
七月十五,冯锡范将郑克塽送交施琅,并提出“三不伤”请求,即清军入岛“不伤郑室一人,不伤百官将士一人,不伤台湾黎庶一个”。八月十三,施琅进入台湾受降。

至于三件契约的落款“正黄旗汉军公胞弟郑克圻”和“佐领郑府”印章,则要从施琅平台说起。

晚年逝世

随后郑克塽全家被送往京师,隶属汉军正红旗,受封为海澄公
台湾平定之后,清廷议政王等会议决议:将明郑后裔及伪官人等,安插直隶、河南、山东等省,但郑克塽、刘国轩、冯锡范等人不便安插外省,应将伊等近族家口,俱着遣来,编入旗下。施琅得知后权衡利弊,向朝廷上了《移动不如安静疏》,主张就近安插。奏道:“若行移驻,其间有眷口者不少,无眷口者亦多,远涉长途,不堪艰瘁,逃匿生患,所不能无。又沿途搬运,百姓有策应人夫之苦,经过郡县,官吏有备给口粮之费,所到地方有拨动民房之扰;开恳耕作,有应给牛种农具之资,又是一番苦累……”这一意见既有利于稳定刚刚回归的台湾军民人心,又能节省大量人财物,于是康熙帝下旨改变了原来的决定,仅将郑、刘、冯及明裔朱恒等人遣京;其余郑军四万余名投诚人员发回原籍受职、入伍、归农,各听其便。

清廷不许郑克塽回福建居住,与家人被软禁在北京朝阳门外的一条胡同里,而这里正是当年清廷软禁其曾祖父郑芝龙的地方。为防止前明及郑氏政权余党滋事,清廷对郑克塽的活动进行严格控制。在降清后20多年间,郑克塽仅回泉州两趟,一次为祖父郑成功的遗骸迁回泉州,一次为郑氏祖庙修缮,且每次仅停留数日便被要求限期返京。

康熙三十二年内务府编立佐领,由郑克塽的二弟郑克壆管理,分隶正黄旗汉军。雍正四年拨入正红旗汉军。清廷对郑克塽不谓刻薄,也非厚待。郑克塽虽授以公爵称号——汉军公,却有衔无职,坐吃山空。郑家人口众多,一个佐领仍无法维持生活,因此请求归还在闽、粤被侵占的祖产,结果是在晋江、同安、漳州、广东各地祖产全被地方官所占,非但不还,反将郑氏家人诱往数年,拖毙二命。

康熙四十六年丁亥八月二十七日,年仅37岁的郑克塽卒于北京,爵位无袭。郑克塽弟郑克壆,奉清朝之命将郑成功、郑经骸骨迁葬福建泉州。郑克塽死后,其母黄氏向清廷要求发还郑家产业,但不了了之。

康熙二十二年6月施琅率军从东山出发,在澎湖击败刘国轩的水师后,迫降了大势已去的郑成功之孙郑克爽。台湾平定之后,施琅主张就近安插。这一意见既有利于稳定刚刚回归的台湾军民人心,又能节省大量人财物,于是康熙帝下旨改变了原来的决定,仅将郑氏等人遣京,其余投诚人员发回原籍受职、入伍、归农,各听其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