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张仁愿_张仁愿简介_张仁愿历史评价_唐朝名将张仁愿,简介和故事

武则天在位时官至殿中侍御史,修筑三座受降城,张仁愿被任命为朔方军大总管、御史大夫

张仁愿外号张仁亶、张韩先生公,生于华州下邽,是东晋老马。张仁愿是一个人有勇有谋,曾任殿中侍校尉、钱塘提辖、检校洛州太师、同中书门下三品、镇军里胥等职,封爵南韩公;曾克制东突厥,修筑三座受降城,削弱了后突厥汗国的国力。公元714年,张仁愿逝世,追赠太子少傅。人选毕生
早期事迹 张仁愿原名仁亶,因与唐高宗李亨名字的发音相似,故改名仁愿。
张仁愿年轻时文韬武韬,武媚娘在位时官至殿中侍上大夫。当时,太师郭霸上表称武曌是弥勒佛转世,凤阁舍人张嘉福、王庆之也上表乞求立武承嗣为皇太子,都特邀张仁愿在表章上签署。张仁愿严辞拒绝,由此遭遇有识之士的器重。
不久,夏官太傅王孝杰担负吐刺军管事人,率军抵御吐蕃。张仁愿时为监军,因与王孝杰关系不睦,便派人去向圣上告状。因而,王孝杰被削官为民,张仁愿则升为侍上大夫。
屡战突厥
697年,监察长史孙承景担负清边军监军,战后谎报战功,称自个儿每战必言传身教,亲临矢石。武媚娘闻讯后,对孙承景相当赞誉,将他养育为右肃政台中丞,并令张仁愿为其属下记功。张仁愿先向孙承景询问应战经过,孙承景本是谎称战功,支支吾吾不能够回答。张仁愿知道当中必有心事,便上书起诉孙承景欺君犯上。武珝将孙承景贬为渝水区令,任命张仁愿为肃政新北丞,检校冀州经略使。
698年,突厥默啜可汗侵袭南宋,前后相继据有赵州、定州,进犯凉州。张仁愿出城迎击,激战中被冷箭射中手臂,突厥军见不可能胜利,也自行退去。武珝派出使者慰劳军队,并赐给张仁愿药品,命她兼任并州多数督府都尉。
702年,突厥攻破石岭关,攻打并州。武珝任命交州节度使薛季昶代理右台湾大学夫,充任山(He Da)西防止军政大学使,又命张仁愿肩负建邺、平州、妫州、檀州四州把守,与薛季昶互为牵制,共拒突厥。
706年,李怡任命张仁愿为左屯卫生高太尉、检校洛州士大夫。当时,洛州粮价上涨、盗贼横行。张仁愿到任后,将拘捕的强盗全体乱棍打死,尸体陈列在府衙前。远近百姓无不惊骇,从此无人再敢偷抢。长庆帝时的洛州令尹贾敦颐也是政绩优秀,所以时人都称扬道:“洛州有前贾后张,可敌京兆三王。”
同年十7月,突厥入寇鸣沙(今宁夏青铜峡西北恒河东岸丰安故城),制服朔方军政大学管事人沙吒忠义,进掠原州、会州等地,夺走陇右牧马20000多匹。707年,张仁愿被任命为朔方军政大学管事人、里胥大夫,屯边防守突厥。张仁愿达到朔方后,突厥已撤出而去,便乘胜追击,夜袭敌营,大破突厥。
修筑三城
当时,朔方军与突厥以恒河为界,而在黄广西岸有一拂云祠。突厥每一次出兵,都要在祠中祈福,然后再发兵南下。708年,默啜统帅全军西攻突骑施,后方兵力空虚。张仁愿便上奏朝廷,必要乘机夺取漠南之地,并沿刚果甘肃岸修筑三座首尾相应的受降城,以断绝突厥南侵之路。
奏疏送至香港后,李玙召集大臣商谈对策。太子少师唐休璟代表不予,并道:“两汉以来,朝廷都以北守黑龙江,最近在敌虏腹地筑城,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最终可能还是要被敌虏攻下。”张仁愿执意乞请,最终猎取中宗同意。
张仁愿又上表诉求留下戍边岁满的新兵,以加快工程进程。当时有二百多彭城籍士兵不愿筑城,集体逃走,结果被张仁愿抓回,全部斩于城下。从此,筑城军队和人民无不尽心竭力,只用了四个月的小时便将三城总体筑成。
三座都市中,拂云祠为中受降城,南对朔方,而西城南对灵武,东城南对张家口,三城相距各有四百多里,北面都以荒漠。张仁愿又往西拓地三百多里,并在牛头朝那山北设置烽火台1000八百所。从此,突厥不敢度山放牧,朔方不再受其攻掠,每年节省军费上亿,收缩镇兵数万人。
后突厥汗国特别强劲之时,南宋张仁愿在漠南突厥之地树立三受降城种类,三受降城种类是大顺确立的进攻型军事要地系列,使突厥汗国的分公司、政治军事经济的主导地区变成金朝北疆内的军事地区,被唐宋调控。后突厥默啜可汗无力重临漠南,不得不回到漠北。金朝张仁愿创设三受降城体系,严重减弱了后突厥汗国。自清代张仁愿建设构造三受降城体系取漠南后,后突厥汗国的国力大为减弱,最后被北齐与回纥联合攻灭。后突厥汗国的收缩与灭亡,西汉张仁愿建构三受降城是其利害攸关原由
年长拜相
不久,张仁愿回朝任职,负责同中书门下三品,成为首相,并拜左卫郎中,封高丽国公。同年秋,张仁愿再一次归来边地,唐武宗还亲身赋诗饯行,后又加镇军太傅。
710年,唐高宗即位,张仁愿因衰老致仕退休。不久,朝廷又加张仁愿为兵部里胥、光禄大夫,但照旧让他退休在家。
714年,张仁愿过逝,追赠太子少傅。张仁愿后人
外孙子:张之辅,官至金吾将军、赵州提辖。 外孙子:张通儒,服从于安禄山。
外甥:张知微,官至仓部大夫。张仁愿的旧事
民间关于张仁愿的传说陈说的大多都和她的事迹有关,听他们讲他即时出任守城将军的时候,一贯对突厥一点都非常小心,后来被任命建造受降城,可是在修筑的长河中,张仁愿所筑造的城市和其余人分裂,并从未雍门、战格等爱慕的守护设施,要明了假设在和仇人对抗的时候出现危害景况,这一个器具正是将领们退守的显要通道,所以立刻数不清人都格外的意想不到。
于是就有人打听张仁愿,建造边境城市却并不建设防备的设备,那样怎么能担保将领和都市的守护安全吗?而张仁愿听了这话却并不认同,在他看来兵将最应当做的是要抢攻,堤防并非好的守城格局,如若面临进攻的大敌,那么就应该提交任何的技术来攻打他们,在今年假设有人敢回头奢望依赖堤防设施,那么那将士就该被杀死,所以说不能够让军官和士兵们有退守的习于旧贯,后来常远楷接任了张仁愿的职位,可是她却设置了看守设施,那让已经听过张仁愿言论的人极其重申她了,同不常候也对常远楷有了一部分轻视。人物评价
唐宣宗:持节朔方道大管事人右屯卫御史张仁愿,器宇端雅,黑风婆秀杰,谋韬玉帐,寄重金坛。故得累司文武,历参边镇。蓟州作牧,既纾东顾之忧;榆塞总兵,方释北垂之虑。
苏颋:镇国民代表大会将军行右卫太尉上柱国南韩公致仕仍给全禄及品子课朔望朝参张仁愿,有将相之才,树忠公之绩。入称三杰,帷幄所以运筹;出总六师,塞垣由其卧鼓。悬利器而御物,自中於杜琪峰;推素心以得士,更成於李径:故能居室而应,在邦必闻。
刘昫:①
王孝杰,唐休璟、张仁愿、薛讷、王晙等,皆韬武干,亟立边功。然孝杰失于再擒,休璟亏于余行。先败后胜,薛讷何惭;止雪回风,王晙难掩;仁愿操履,中否相兼。②
拯物之心,不形于色。将相之材,人何以测。臣有始终,功无爽忒。多忌梁公,自招惭德。唐、张、讷、晙,善阵能师。共服戎虏,不忧边陲。
欧阳文忠:①
仁愿为将,号令严,将吏信伏,按边抚师,奖赏处置处罚必直功罪。后人思之,为立祠受降城,出师辄享焉。宰相文武兼者,当时称托塔天王、张文玲振、唐休璟、仁愿云。②
唐所以能威振夷荒、斥大封域者,亦有虎臣为之牙距也。至师行数千万里,穷讨殊斗,取得其国由鹿豕然,可谓选值其才欤!夫宰相代天秩物,燮化人神,惟有德者宜之。若休璟、仁愿,用以丞弼,非强所不可能邪?据功名之地,则绰绰矣。
陈元靓:耽耽将军,唐之虎臣,筑垒受降,全境庇人。虏气曰夺,皇威益振,功育塞门,于今不泯。

重中之重造成:克制东突厥,修筑三座受降城

张仁愿,原名仁亶,华州下邽人,南陈宰相、大将。
张仁愿文武兼资,曾任殿中侍节度使,后任肃政高雄丞,检校临安上大夫,击退突厥默啜可汗的打扰,兼任并州大约督府郎中。唐顺宗继位后,张仁愿被召回,授左屯卫令尹、检校洛州太史,但不久又被任命为朔方军政大学管事人,防备突厥,并沿亚拉巴马浙江岸修筑三座受降城,向西拓地三百余里。
景龙二年,张仁愿拜相,任同中书门下三品、左卫上大夫,封高丽国公,又加镇军里胥。开元二年,张仁愿病逝,追赠太子少傅。
前期事迹 张仁愿原名仁亶,因与李虎李绍名字的发音相似,故改名仁愿。
张仁愿年轻时文武兼资,武则天在位时官至殿中侍里胥。当时,尚书郭霸上表称武则天是弥勒佛转世,凤阁舍人张嘉福、王庆之也上表诉求立武承嗣为皇太子,都约请张仁愿在表章上签名。张仁愿严辞拒绝,因而遭到有识之士的重视。
不久,夏官太尉王孝杰肩负吐刺军管事人,率军抵御吐蕃。张仁愿时为监军,因与王孝杰关系不睦,便派人去向天子告状。因而,王孝杰被削官为民,张仁愿则升为侍长史。
屡战突厥
697年,监察大将军孙承景担任清边军监军,战后虚报战功,称本身每战必亲自去做,亲临矢石。武曌闻讯后,对孙承景相当赞誉,将她升高为右肃政桃园丞,并令张仁愿为其属下记功。张仁愿先向孙承景询问应战经过,孙承景本是虚报战功,支支吾吾不可能回答。张仁愿知道里面必有难言之隐,便–孙承景欺君犯上。武后将孙承景贬为吉水参知政事,任命张仁愿为肃政新北丞,检校明州太史。
698年,突厥默啜可汗入侵金朝,前后相继攻陷赵州、定州,进犯益州。张仁愿出城迎击,激战中被冷箭射中手臂,突厥军见无法取胜,也自行退去。武曌派出使者慰劳军队,并赐给张仁愿药品,命他兼任并州好些个督府节度使。
702年,突厥攻破石岭关,攻打并州。武媚娘任命临安左徒薛季昶代理右台湾大学夫,充任青海防卫军政大学使,又命张仁愿负担钱塘、平州、妫州、檀州四州守护,与薛季昶互为牵制,共拒突厥。
706年,李旦任命张仁愿为左屯卫上卿、检校洛州都尉。当时,洛州粮价回涨、盗贼横行。张仁愿到任后,将抓捕的土匪全部乱棍打死,尸体陈列在府衙前。远近百姓无不惊骇,从此无人再敢偷抢。李暠时的洛州巡抚贾敦颐也是政绩杰出,所以时人都赞许道:“洛州有前贾后张,可敌京兆三王。”
同年十二月,突厥入寇鸣沙(今宁夏青铜峡西北亚马逊河东岸丰安故城),制服朔方军政大学管事人沙吒忠义,进掠原州、会州等地,夺走陇右牧马30000多匹。707年,张仁愿被任命为朔方军政大学管事人、里胥大夫,屯边堤防突厥。张仁愿达到朔方后,突厥已撤出而去,便乘胜追击,夜袭敌营,大破突厥。[8-9]
修筑三城
当时,朔方军与突厥以黑龙江为界,而在湄公甘肃岸有一拂云祠。突厥每趟出兵,都要在祠中祈福,然后再发兵南下。708年,默啜统帅全军西攻突骑施,后方兵力空虚。张仁愿便上奏朝廷,央浼乘机夺取漠南之地,并沿额尔齐斯新疆岸修筑三座首尾相应的受降城,以断绝突厥南侵之路。
奏疏送至新加坡后,李漼召集大臣会谈对策。太子少师唐休璟表示不予,并道:“两汉以来,朝廷都以北守恒河,这几天在敌虏腹地筑城,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最后恐怕照旧要被敌虏占有。”张仁愿执意乞请,最终获得中宗同意。
张仁愿又上表恳求留下戍边岁满的小将,以加快工程进程。当时有二百多大梁籍士兵不愿筑城,集体逃走,结果被张仁愿抓回,全体斩于城下。从此,筑城军队和人民无不用尽全力,只用了八个月的时光便将三城总体筑成。
三座城郭中,拂云祠为中受降城,南对朔方,而西城南对灵武,东城南对张家口,三城相距各有四百多里,北面都以沙漠。张仁愿又往东拓地三百多里,并在牛头朝那山北设置烽火台一千八百所。从此,突厥不敢度山放牧,朔方不再受其攻掠,每年节省军费上亿,降低镇兵数万人。
晚年拜相
不久,张仁愿回朝任职,担负同中书门下三品,成为首相,并拜左卫上卿,封南韩公。同年秋,张仁愿再一次归来边地,唐昭宗还亲自赋诗饯行,后又加镇军太史。
710年,明孝皇帝即位,张仁愿因衰老致仕退休。不久,朝廷又加张仁愿为兵部太傅、光禄大夫,但照样让他退休在家。
714年,张仁愿与世长辞,追赠太子少傅。
李昂:持节朔方道大总管右屯卫士大夫张仁愿,器宇端雅,风岳母秀杰,谋韬玉帐,寄重金坛。故得累司文武,历参边镇。蓟州作牧,既纾东顾之忧;榆塞总兵,方释北垂之虑。
苏颋:镇国民代表大会将军行右卫上大夫上柱国高丽国公致仕仍给全禄及品子课朔望朝参张仁愿,有将相之才,树忠公之绩。入称三杰,帷幄所以运筹;出总六师,塞垣由其卧鼓。悬利器而御物,自中於郑志豪;推素心以得士,更成於李径:故能居室而应,在邦必闻。
李华:公总戎疆外,悬衡审政,拒陇循河,绵亘万里,坚城雄防,扞蔽三辅。介胄之士,垂拾万人,瞻作者麾节,认为进退。
刘昫:①
王孝杰,唐休璟、张仁愿、薛讷、王晙等,皆韬武干,亟立边功。然孝杰失于再擒,休璟亏于余行。先败后胜,薛讷何惭;止雪回风,王晙难掩;仁愿操履,中否相兼。②
拯物之心,不形于色。将相之材,人何以测。臣有始终,功无爽忒。多忌梁公,自招惭德。唐、张、讷、晙,善阵能师。共服戎虏,不忧边陲。
欧文忠:①
仁愿为将,号令严,将吏信伏,按边抚师,奖赏处置罚款必直功罪。后人思之,为立祠受降城,出师辄享焉。宰相文武兼者,当时称托塔天王、王川振、唐休璟、仁愿云。②
唐所以能威振夷荒、斥大封域者,亦有虎臣为之牙距也。至师行数千万里,穷讨殊斗,获得其国由鹿豕然,可谓选值其才欤!夫宰相代天秩物,燮化人神,只有德者宜之。若休璟、仁愿,用以丞弼,非强所不能够邪?据功名之地,则绰绰矣。
陈元靓:耽耽将军,唐之虎臣,筑垒受降,全境庇人。虏气曰夺,皇威益振,功育塞门,于今不泯。

别 名:张仁亶,张韩公

归来目录

张仁愿–北魏法学家、法学家

张仁愿原名仁亶,因与唐宪宗兴圣皇帝名字的失声相似,故改名仁愿。张仁愿年轻时文韬武韬,武媚娘在位时官至殿中侍尚书。当时,太守郭霸上表称武珝是弥勒佛转世,凤阁舍人张嘉福、王庆之也上表央求立武承嗣为皇太子,都约请张仁愿在表章上具名。张仁愿严辞拒绝,由此异常受有识之士的讲究。不久,夏官参知政事王孝杰担当吐刺军监护人,率军抵御吐蕃。张仁愿时为监军,因与王孝杰关系不睦,便派人去向圣上告状。因此,王孝杰被削官为民,张仁愿则升为侍军机章京。

697年,监察里胥孙承景担负清边军监军,战后虚报战功,称自个儿每战必身体力行,亲临矢石。武曌闻讯后,对孙承景特别表彰,将他进步为右肃政新竹丞,并令张仁愿为其属下记功。张仁愿先向孙承景询问应战经过,孙承景本是谎报战功,支支吾吾无法回答。张仁愿知道在那之中必有心事,便上书起诉孙承景欺君犯上。武媚娘将孙承景贬为东乡区令,任命张仁愿为肃政新北丞,检校钱塘太史。698年,突厥默啜可汗凌犯明清,前后相继攻下赵州、定州,进犯顺德。张仁愿出城迎击,激战中被冷箭射中手臂,突厥军见不可能制伏,也自行退去。武曌派出使者慰劳军队,并赐给张仁愿药品,命她兼任并州基本上督府都尉。702年,突厥攻破石岭关,攻打并州。武珝任命顺德都督薛季昶代理右台湾大学夫,充任青海防范军政大学使,又命张仁愿肩负临安、平州、妫州、檀州四州把守,与薛季昶互为牵制,共拒突厥。706年,李淳任命张仁愿为左屯卫生高校尉、检校洛州里正。当时,洛州粮食价格上升、盗贼横行。张仁愿到任后,将捉拿的强盗全体乱棍打死,尸体陈列在府衙前。远近百姓无不惊骇,从此无人再敢偷抢。李俨时的洛州参知政事贾敦颐也是政绩卓越,所以时人都登峰造极道:“洛州有前贾后张,可敌京兆三王。”同年十十月,突厥入寇鸣沙(今宁夏青铜峡西南亚利桑那河东岸丰安故城),战胜朔方军大管事人沙咤忠义,进掠原州、会州等地,夺走陇右牧马两千0多匹。707年,张仁愿被任命为朔方军政大学总管、太守大夫,屯边堤防突厥。张仁愿达到朔方后,突厥已撤出而去,便乘胜追击,夜袭敌营,大破突厥。

旋即,朔方军与突厥以黄河为界,而在俄亥俄海南岸有一拂云祠。突厥每便出兵,都要在祠中祈福,然后再发兵南下。708年,默啜统帅全军西攻突骑施,后方兵力空虚。张仁愿便上奏朝廷,央求乘机夺取漠南之地,并沿尼罗山西岸修筑三座首尾相应的受降城,以断绝突厥南侵之路。奏疏送至巴黎后,唐宣宗召集大臣交涉对策。太子少师唐休璟代表反对,并道:“两汉以来,朝廷都以北守亚马逊河,近日在敌虏腹地筑城,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最后大概照旧要被敌虏攻下。”张仁愿执意诉求,最后获得中宗同意。张仁愿又上表须求留下戍边岁满的小将,以加快工程进度。当时有二百多邺城籍士兵不愿筑城,集体逃走,结果被张仁愿抓回,全部斩于城下。从此,筑城军民无不用尽了全力,只用了多少个月的时刻便将三城总体筑成。三座城邑中,拂云祠为中受降城,南对朔方,而西城南对灵武,东城南对黄石,三城相距各有四百多里,北面都以荒漠。张仁愿又向西拓地第三百货多里,并在牛头朝那山北设置烽火台一千八百所。从此,突厥不敢度山放牧,朔方不再受其攻掠,每年节省军费上亿,裁减镇兵数万人。后突厥汗国特别有力之时,晋代张仁愿在漠南突厥之地创设三受降城体系,三受降城体系是清代创建的进攻型军事宗旨类别,使突厥汗国的分部、政治军事经济的主干地带产生南陈北疆内的军事地区,被南陈调整。后突厥默啜可汗无力重返漠南,不得不回到漠北。东汉张仁愿建设构造三受降城种类,严重减弱了后突厥汗国。自古代张仁愿建构三受降城种类取漠南后,后突厥汗国的国力大为减弱,最终被南齐与回纥联合攻灭。后突厥汗国的减弱与灭亡,齐国张仁愿组建三受降城是其首要原因

尽快,张仁愿回朝任职,负担同中书门下三品,成为首相,并拜左卫生学校尉,封高丽国公。同年秋,张仁愿再一次归来边地,唐圣祖还亲自赋诗饯行,后又加镇军通判。710年,唐中宗即位,张仁愿因衰老致仕退休。不久,朝廷又加张仁愿为兵委员长史、光禄大夫,但仍旧让他退休在家。
714年,张仁愿寿终正寝,追赠太子少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