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邻里老屋,平凡的爱恋

弟弟春山之霞壮夫找到了母亲,这个儿子得到了霞和民的所有宠爱,我知道老院子在母亲心中的份量

但马国伊豆志大神有一个美丽的女儿叫伊豆志,诸神都想娶她为妻。当时有两位兄弟大神,哥哥叫秋山之下冰壮夫,弟弟叫春山之霞壮夫。哥哥对弟弟说:“我很想和伊豆志结婚,可是那没能成功。你能得到这位姑娘吗?”弟弟说:“这很容易。”哥哥便说:“如果你能娶到这位美丽的姑娘,我愿把全身的衣服都给你,并给你和我身体一样高的一大瓮酒和许多山珍海味,你敢和我打赌吗?
”弟弟说:“可以。”
弟弟春山之霞壮夫找到了母亲,把哥哥和他打赌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母亲。母亲叫他不要着急,她会帮助他实现这个愿望。于是她拿出了许多葛藤条,一夜之间编织出了衣服、裤子鞋子、袜子和弓箭。然后她让小儿子穿上这衣裤鞋袜,背上弓箭,去到姑娘家里。

     
意外的流产,导致梅一直怀不上孩子,梅跟超说离婚吧,超抱着梅说,我只有你一个人,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就这样超带着梅走遍个个医院,喝中药调理半年,才怀上。拆这次不敢把梅一个人放在家里,等到五六个月时才带没回家,刚到家,就被二哥叫去大人超是一个典型护短的人,一不留神削掉了一个人的耳朵,二哥第一反应是逃跑,超被抓到派出所也没露面,更别提霞,梅拿着几千块钱才把他保出来!当霞知道梅怀的是女儿时,硬拉着梅去堕胎,说她不到年龄不可以生,那时梅已经怀有七八个月的身孕了,引产可能导致死亡,更何况还是在村里的纪委会。超去求梅的叔叔,梅的叔叔带着一车的人拿着刀去威胁梅,堵在门口,不准别人接近,这事才结束。生下来的女孩被超家所有人嫌弃着,说是世上最丑的人,超一家都不会过得好,可能这种起了反作用,这个女孩长得越来月标致,超和梅过得越来越好,把土房变成了砖房,第一个买了电视,买了摩托车,第一个走出农村。

竹林里还有一件事情让我记忆深刻,那就是秋天掉竹叶的时节,地上一层黄黄的、亮亮的、干枯的竹叶。早晨竹叶还是湿漉漉的,上午太阳一照,下午在太阳落山之前收起地上的竹叶,干干的,是家里上好的燃料。单就说用挎挎挎竹叶就很有乐趣。挎挎就是取一节约两米长的竹竿,一头劈开,作成象猪八戒用的钉耙形状,一般挎挎有十个齿,就象我们的十根手指头一样,用它可以自如地在竹林里挎起地上的竹叶。那挎竹叶的沙沙声就象一首优美的曲子,不同人干这活儿时有不同的节奏。勤快的女人们挎竹叶时,声音细细的、短短的,但很急促,一会儿功夫,一大堆竹叶就摆在那儿了,竹林里的地上顿时干干净净。那些心不在焉的爷们干这活儿时,声音粗粗的、长长的,但很缓慢,你仔细一看,一大堆竹叶下面准有一些小石子、泥块或瓦片什么的,再看竹林的地上,很多竹叶还在那儿呆着呢,远不如细心的女人挎的干净。我喜欢在午饭前的正午时分去挎竹叶的,那个时候,太阳暖暖的,穿过竹林竹枝竹叶的缝隙照下来,投在地面上的黄黄的竹叶上面,斑斑点点的,再哼着童谣,学着大人的样子挎着地上的竹叶,好象进入了梦境一般。

哥哥受到了诅咒后,立即得了枯瘦病。他的身体一天天干枯瘦削下来,眼看就要像石头沉到海底一样消亡了。他哭着向母亲告饶,哀求她拿下灶上的东西和取消对他的诅咒。弟弟见哥哥痛苦不堪,也帮他向母亲求情,便从灶上取下那些东西,取消了诅咒。秋山之下冰壮夫的身体立刻恢复了健康。兄弟俩和好如初。

     
梅和超相恋了,注定他们是是得不到祝福的。梅是她家的老二,上面有个姐姐,姐姐是个被惯坏的小孩,下面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她处于尴尬的位置,所以导致爹不疼娘不爱。她一出生就被扔给她的奶奶,比超幸运的是她有个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她跟着爷爷在地里呆了六七年直到爷爷患病才跟着回来,等着她不是幸福的生活,而是地狱,被打已经是常事,爹爹是个酒鬼,喝醉了她就是爹爹的出气筒,奶奶又不能每次都能及时赶到,娘应付爹爹都应付不过来,在爹爹那边受得气也都撒在梅的身上,梅想过跳河。家后那条神秘的河,无数的人死在其中,可是它独独不接受梅。梅又开始了她苦闷的生活。奇怪的是梅的母亲开始对她好起来,走到哪把她带到哪,弟弟的一出生,她母亲就让她走到哪就把弟弟背到哪,弟弟不认她娘,却只对她亲,只听她的话。她感觉娘变得越来越奇怪,还有她连续几天都做同样的梦。娘要自杀,她梦到娘自杀的场景,害怕的她向爷爷奶奶说可是没人相信她。她只能自己慢慢的去找那瓶农药,可是翻遍所有都找不到。几天之后,她母亲死了,死的情形和她梦到的一样,倒的位置,穿什么衣服,哪个手拿的药瓶。当天晚上她就梦到了她的母亲,母亲说把弟弟交给她了,要照顾好他。家里负担变得越来越重,为了可以让弟弟妹妹上学,为了更好的照顾弟弟,她辍学,担起了家里的一切。可是无良的大姐偷拿她藏的钱,不管藏到哪都能发现,和她爹爹一样。弟弟上学了,她出去打工,这个工钱还不够爹爹和大姐花的,更别提其它弟弟妹妹了。那个爹爹为了钱想把梅嫁给村里首富家的傻儿子。梅拼死拒绝,才有了与超的相识。

院子里,地面上铺着青石板,石板的大小、宽窄、布局都很有讲究,由于年代久远,石板间的边缘部分有些风化脱落,稍显不平,但依旧没有任何杂草生长出来。靠南面是一片开阔的空地,由一条低矮的条石砌成的石栏与院内石坝分开。在院坝外面的开阔空地上,种着几棵洋槐树,再往外就是一排竹林,把整个院落与错落有致的庄稼地分开。在这些洋槐和竹林中,有六棵洋槐树和一棚竹林是我家的。另外还有唯一一棵核桃树也是我家的。洋槐、竹林、核桃树都靠开阔空地的东侧,正好与我家居住的东侧正房相对,就是坐在屋里,也能一眼看完它们。因此,它们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哥哥对弟弟的成功又恨又妒,便不肯兑现诺言,没把曾经许给弟弟的东西给他。弟弟很不高兴,他把事情告诉了母亲。

       
超来自一个干部家庭,他的母亲霞原是地主家的女儿,由于建国初期国家对地主大肆讨伐,霞的父亲就是被讨伐的其中一个。霞是一位非常彪悍的女子,她排除万难,当上她们村的村干部,作为“高材生”的霞,即使有个地主爹爹,但是迫于无奈,村里只有接受她,她凭借着自己强硬作风,混地如鱼得水!

老屋前的冬水田

母亲对大儿子的失信非常痛恨,决定惩罚他一下。她从伊豆志河的岛上取来青竹,编制成一个粗眼的笼子。又取来河里的石头拌上盐,用竹叶子包起来,然后诅咒她的儿子说:“像这竹叶儿发乌,像这竹叶儿干枯。你就发乌吧!你就干枯吧!像那海水涨落那样,你就落下去吧!像那石头沉底,你就沉下去吧!”这样诅咒之后,她就把那东西放在灶上。

     
梅与超结婚是如此的简素,没有家具,没有锅,没有碗,没有粮食,唯一能吃的还是没从家里面带来的半袋面。

坐在屋里,离我最近的就是院坝边上的六棵洋槐了。叫它洋槐树,我不知道是洋槐呢,还是杨槐,只知道大家都那么叫它。如果是洋槐,可能是从国外引进的一种,如果是杨槐,想必就是杨树跟槐树的杂交了,这是我儿时对洋(杨)槐的粗浅理解。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去查看资料,我想,我是不会去查了,即使弄明白了又能怎样,大不了就是对这种树种有个科学的认识。但我对洋(杨)槐的理解,不需要科学的实在,只需要儿时的记忆,为方便,我就叫它洋槐了。

春山之霞壮夫到了公主的住处,他的衣服和弓箭顷刻之间变成了藤花。他把弓箭———这时已是藤花了———挂在姑娘的前厅里。伊豆志看到这些藤花感到又好看又奇怪,她不知道这些美丽的藤花是从哪儿来的,就把它们拿进了屋子里。春山之霞壮夫也跟着她走进屋子。姑娘一转身看见跟进来一个漂亮英俊的年轻男子,立即爱上了他。春山之霞壮夫上前亲切地对姑娘说:“美丽的公主,这些藤花是我送给你的,表示我对你的爱慕。你已经接受了藤花,也请接受我的一片爱慕之心吧!”姑娘羞得满面通红,点头答应了。他们结为一对幸福美满的夫妻。

民来自山东是知青下乡,民具备着山东大汉的所有特征,男子气概十足。霞在民来的第一天就盯上了民,可是她也知道,不止她一个人在窥视着民,村里的只要是没结婚的适婚女子都默默地计划着。为了可以得到民,霞利用职务之便,接近民。民就在这种假象之下,和霞在一起了。

在夏季的晚上,院子里的大人、小孩都喜欢到院坝里乘凉。三五成群地借着屋里透出来的昏黄的灯光,和着皎洁月光和点点星光,拉拉家常,有时一拉就拉到深夜。

图片 1

竹林最可爱的时间是在春节前后,从土里冒出来的嫩嫩的竹笋是我们过年期间上好的菜肴,一般都是在重要客人来家时才能吃的,因为竹笋经过春雨后很快就能长高成林的。对于农村来说,竹子的用处就大了。盖房筑土墙用它做墙筋,房里用竹片做隔墙,床上的床笆折、竹席,厨房的筲箕、漏勺、筷子、锅盖,粮仓的围席,挑东西的箩筐,背东西的背篓、背架子,晾晒农作物的笆折折等等等等,甚至连水牛鼻子上系的绳子,冬天取暖的烘笼,也都是用上好的腊篾加工而成的。爷爷由于竹工做得精巧细致,在村里常是人家的座上宾。

   
 超在家就像一条狗一样生活着,两个哥哥的欺负,父母的忽视,母亲偶尔的打骂。超的性格逐渐变得扭曲。妹妹的出生使民找到了心灵上的寄托!他把自已好的东西都留给妹妹,以妹妹为中心,可是换来的也是两个妹妹因为霞的关系逐渐远离他。

故乡老屋在我们村周边是一座相当有名的三合院落。从老人们的口中知道,老屋名叫“白鹤屋脊”,据说是在一只白鹤的指引下,老祖宗在这儿盖起了这座大院,是三大老院之一,位置居中,坐北朝南。

从小学六年级开始,超就开始有自己的小金库。超很聪明,但是他把自己挣的钱都花在那所谓得妹妹身上。霞的所有“优点”都被她两个女儿完美的继承着,自私,吝啬,猜疑,高傲……超在不断的打击下变得沉默,变得叛逆,他的叛逆得到不是霞和民的关注,而是他们的厌恶,他们的一顿顿毒打,民是护不了超的,渐渐的也变成眼不见心不烦,不去理会。

老屋前的竹林

     
超就带着梅出去,他们租了个小房子,超进了一家小公司当了销售员,超跑遍了Z市的所有地方,每一条路他都记着,他在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足迹,渐渐的他当上了经理,梅也陪他跑遍了所有地方,直到梅怀孕才回来。梅定期把钱寄回家,只寄到弟弟的学校,超了解梅的情况,并没有阻止。为了梅可以安心养胎,超就把梅留在了家里,还给了他娘一些钱让他娘照顾好梅,可是他忘记了,他的娘和妹妹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梅的补品只是她们吃剩下的东西,衣服什么都丢给梅洗,耕种的时候,还让梅下地,搬东西,威胁着梅不要跟超说,当然她们做这一切都是避开超的。梅的第一孩子就在搬东西时流掉的,如果及时送到医院也会保住,不论梅怎么哀求,霞都不理,还不准梅跟超说,梅想自己没了母亲,不想超和母亲闹得很僵,就独自一个人接受了超的指责。

我乘凉喜欢躺在地上,当然不是直接躺在地上,直接躺在地上容易泛凉引起感冒。拿出家里园园的大簸箕,由于太大,只能在地上滚着走。在院坝靠外面一点,差不多离洋槐树很近的地方放下来,我们就和衣躺在簸箕里,母亲再给我们盖上一件衣服。望着高远的夜空,看着眨眼的星星和透亮的月儿,阵阵微风吹来,洋槐树沙沙作响。有时掉下来几片洋槐花瓣,飘落在身边,清香的夜色把我送进梦乡,直到大人叫我们,说是到该回屋睡觉的时候了。夏夜里婆娑的洋槐树影一直定格在我的记忆中,至今仍清晰可见。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超的两个嫂嫂跟霞一个胚子里出来的,他的二嫂把自己远方侄女介绍给超,就是梅,和超有相同经历。为什么是梅呢?只因为梅最好掌控,不会和她们作对。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